14 Jan

旁门左道之如何让Python的重试代码更加优雅

这篇文章我们讨论一个编程题:如何更优雅地在Python中实现重试。

在文章《新年快乐!记录一下 Cool Papers 的开发体验》中,笔者分享了开发Cool Papers的一些经验,其中就提到了Cool Papers所需要的一些网络通信步骤。但凡涉及到网络通信,就有失败的风险(谁也无法保证网络不会间歇性抽风),所以重试是网络通信的基本操作。此外,当涉及到多进程、数据库、硬件交互等操作时,通常也需要引入重试机制。

在Python中,实现重试并不难,但如何更加简单而又不失可读性地实现重试,还是有一定技巧的。接下来笔者分享一下自己的尝试。

循环重试

完整的重试流程大致上包含循环重试、异常处理、延时等待、后续操作等部分,其标准写法就是用for循环,用“try ... except ...”来捕捉异常,一个参考代码是:

点击阅读全文...

22 Oct

从梯度最大化看Attention的Scale操作

我们知道,Scaled Dot-Product Attention的Scale因子是$\frac{1}{\sqrt{d}}$,其中$d$是$\boldsymbol{q},\boldsymbol{k}$的维度。这个Scale因子的一般解释是:如果不除以$\sqrt{d}$,那么初始的Attention就会很接近one hot分布,这会造成梯度消失,导致模型训练不起来。然而,可以证明的是,当Scale等于0时同样也会有梯度消失问题,这也就是说Scale太大太小都不行。

那么多大的Scale才适合呢?$\frac{1}{\sqrt{d}}$是最佳的Scale了吗?本文试图从梯度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

已有结果

《浅谈Transformer的初始化、参数化与标准化》中,我们已经推导过标准的Scale因子$\frac{1}{\sqrt{d}}$,推导的思路很简单,假设初始阶段$\boldsymbol{q},\boldsymbol{k}\in\mathbb{R}^d$都采样自“均值为0、方差为1”的分布,那么可以算得
\begin{equation}\mathbb{V}ar[\boldsymbol{q}\cdot\boldsymbol{k}] = d\end{equation}

点击阅读全文...

16 Oct

随机分词再探:从Viterbi Sampling到完美采样算法

在文章《随机分词浅探:从Viterbi Decoding到Viterbi Sampling》中,笔者提出了一种名为“Viterbi Sampling”的随机分词算法,它只是在求最优解的Viterbi Decoding基础上进行小修改,保留了Viterbi算法的简单快速的特点,相比于已有的Subword Regularization明显更加高效。不过,知乎上的读者 @鶴舞 指出,当前的采样算法可能会在多次二选一“稀释”了部分方案的出现概率,直接后果是原本分数最高的切分并不是以最高概率出现。

经过仔细思考后,笔者发现相应的问题确实存在,当时为了尽快得到一种新的采样算法,在细节上的思考和处理确实比较粗糙。为此,本文将进一步完善Viterbi Sampling算法,并证明完善后的算法在效果上可以跟Subword Regularization等价的。

问题分析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评论原话

点击阅读全文...

13 Oct

EMO:基于最优传输思想设计的分类损失函数

众所周知,分类任务的标准损失是交叉熵(Cross Entropy,等价于最大似然MLE,即Maximum Likelihood Estimation),它有着简单高效的特点,但在某些场景下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如偏离评价指标、过度自信等,相应的改进工作也有很多,此前我们也介绍过一些,比如《再谈类别不平衡问题:调节权重与魔改Loss的对比联系》《如何训练你的准确率?》《缓解交叉熵过度自信的一个简明方案》等。由于LLM的训练也可以理解为逐token的分类任务,默认损失也是交叉熵,因此这些改进工作在LLM流行的今天依然有一定的价值。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介绍一篇名为《EMO: Earth Mover Distance Optimization for Auto-Regressive Language Modeling》的工作,它基于最优传输思想提出了新的改进损失函数EMO,声称能大幅提高LLM的微调效果。其中细节如何?让我们一探究竟。

点击阅读全文...

28 Jun

生成扩散模型漫谈(二十):从ReFlow到WGAN-GP

上一篇文章《生成扩散模型漫谈(十九):作为扩散ODE的GAN》中,我们介绍了如何将GAN理解为在另一个时间维度上的扩散ODE,简而言之,GAN实际上就是将扩散模型中样本的运动转化为生成器参数的运动!然而,该文章的推导过程依赖于Wasserstein梯度流等相对复杂和独立的内容,没法很好地跟扩散系列前面的文章连接起来,技术上显得有些“断层”。

在笔者看来,《生成扩散模型漫谈(十七):构建ODE的一般步骤(下)》所介绍的ReFlow是理解扩散ODE的最直观方案,既然可以从扩散ODE的角度理解GAN,那么必定存在一个从ReFlow理解GAN的角度。经过一番尝试,笔者成功从ReFlow推出了类似WGAN-GP的结果。

理论回顾

之所以说“ReFlow是理解扩散ODE的最直观方案”,是因为它本身非常灵活,以及非常贴近实验代码——它能够通过ODE建立任意噪声分布到目标数据分布的映射,而且训练目标非常直观,不需要什么“弯弯绕绕”就可以直接跟实验代码对应起来。

点击阅读全文...

24 Jun

生成扩散模型漫谈(十九):作为扩散ODE的GAN

在文章《生成扩散模型漫谈(十六):W距离 ≤ 得分匹配》中,我们推导了Wasserstein距离与扩散模型得分匹配损失之间的一个不等式,表明扩散模型的优化目标与WGAN的优化目标在某种程度上具有相似性。而在本文,我们将探讨《MonoFlow: Rethinking Divergence GANs via the Perspective of Wasserstein Gradient Flows》中的研究成果,它进一步展示了GAN与扩散模型之间的联系:GAN实际上可以被视为在另一个时间维度上的扩散ODE!

这些发现表明,尽管GAN和扩散模型表面上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成式模型,但它们实际上存在许多相似之处,并在许多方面可以相互借鉴和参考。

思路简介

我们知道,GAN所训练的生成器是从噪声$\boldsymbol{z}$到真实样本的一个直接的确定性变换$\boldsymbol{g}_{\boldsymbol{\theta}}(\boldsymbol{z})$,而扩散模型的显著特点是“渐进式生成”,它的生成过程对应于从一系列渐变的分布$p_0(\boldsymbol{x}_0),p_1(\boldsymbol{x}_1),\cdots,p_T(\boldsymbol{x}_T)$中采样(注:在前面十几篇文章中,$\boldsymbol{x}_T$是噪声,$\boldsymbol{x}_0$是目标样本,采样过程是$\boldsymbol{x}_T\to \boldsymbol{x}_0$,但为了便于下面的表述,这里反过来改为$\boldsymbol{x}_0\to \boldsymbol{x}_T$)。看上去确实找不到多少相同之处,那怎么才能将两者联系起来呢?

点击阅读全文...

16 Jun

梯度流:探索通往最小值之路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探讨一个被称为“梯度流(Gradient Flow)”的概念。简单来说,梯度流是将我们在用梯度下降法中寻找最小值的过程中的各个点连接起来,形成一条随(虚拟的)时间变化的轨迹,这条轨迹便被称作“梯度流”。在文章的后半部分,我们将重点讨论如何将梯度流的概念扩展到概率空间,从而形成“Wasserstein梯度流”,为我们理解连续性方程、Fokker-Planck方程等内容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梯度下降

假设我们想搜索光滑函数$f(\boldsymbol{x})$的最小值,常见的方案是梯度下降(Gradient Descent),即按照如下格式进行迭代:
\begin{equation}\boldsymbol{x}_{t+1} = \boldsymbol{x}_t -\alpha \nabla_{\boldsymbol{x}_t}f(\boldsymbol{x}_t)\label{eq:gd-d}\end{equation}
如果$f(\boldsymbol{x})$关于$\boldsymbol{x}$是凸的,那么梯度下降通常能够找到最小值点;相反,则通常只能收敛到一个“驻点”——即梯度为0的点,比较理想的情况下能收敛到一个极小值(局部最小值)点。这里没有对极小值和最小值做严格区分,因为在深度学习中,即便是收敛到一个极小值点也是很难得的了。

点击阅读全文...

14 Mar

缓解交叉熵过度自信的一个简明方案

众所周知,分类问题的常规评估指标是正确率,而标准的损失函数则是交叉熵,交叉熵有着收敛快的优点,但它并非是正确率的光滑近似,这就带来了训练和预测的不一致性问题。另一方面,当训练样本的预测概率很低时,交叉熵会给出一个非常巨大的损失(趋于$-\log 0^{+}=\infty$),这意味着交叉熵会特别关注预测概率低的样本——哪怕这个样本可能是“脏数据”。所以,交叉熵训练出来的模型往往有过度自信现象,即每个样本都给出较高的预测概率,这会带来两个副作用:一是对脏数据的过度拟合带来的效果下降,二是预测的概率值无法作为不确定性的良好指标。

围绕交叉熵的改进,学术界一直都有持续输出,目前这方面的研究仍处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状态,没有标准答案。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来学习一下论文《Tailoring Language Generation Models under Total Variation Distance》给出的该问题的又一种简明的候选方案。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