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弹指一挥间,阙歌远耳不可留。
玫瑰满园已落英,承诺只在风中存。
梦里水乡长思念,旭日难懂婵娟心。
冥顽食古仍不化,萍聚萍散唯唏嘘。
开水白菜心尤在,不知何人在何方。
谁道苍天不易老,沧海桑田怯回头。
(苏剑林,写于2014.03.27 01:19)


转载到请包括本文地址:http://kexue.fm/archives/2516/

如果您觉得本文还不错,欢迎点击下面的按钮对博主进行打赏。打赏并非要从中获得收益,而是希望知道科学空间获得了多少读者的真心关注。当然,如果你无视它,也不会影响你的阅读。再次表示欢迎和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