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总是听到“光阴似箭”,却总是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尤其是放假的时间迟迟不来。而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却发现,想要留住时间,如同抽刀断水一般,无济于事。尤其是美好的时刻,稍瞬即逝。大学,上学、军训的情况依然清晰在目,犹如发生在昨天,而现在已经是寒假了。有时我会怀疑是不是我的记忆力增强了,却发现没有这回事。原来,真相只有一个:光阴似箭!

我不喜欢仔细地规划自己的人生,因为未来太多未知了,也许你今天发现这方面很有趣,明天又会发现另一方面很有趣,所以我只知道我尽力做好当前喜欢做的事情就行。因此,在上大学之前,我也没有对大学想太多。想象中的大学是一个静静自修的教室加上一个丰富的图书馆而已。来到华师,确实有点意外,也有点遗憾,但是,仅此而已。虽然以前努力过要奔向更优秀的大学,但是这已经成为我宝贵的经验。以后在和朋友聊天时,我又多了一个话题。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回顾这个学期的大学生活,似乎感慨良多,可是细想之下,我又好像说不出什么话来。大学,果真是一个成长的花园。在短短的半年里,我发现我长大了,我成熟了,也老了一些。毕竟,被大二大三的师兄喊成“师兄”的事情时有发生。然而,我却更愿意去发掘那一颗童真的心。我变更乐观、开朗了,我会试着以学习生活中每一件小事为乐,我知道知足常乐。尤其是与自己最珍惜的人的点点滴滴,我会铭记于心,并且津津乐忆。

为了一份珍贵的回忆,我加入了广播台,成为了华师的“广播人”。当然,我还是那个特点,我没有什么特长,所以我干的只是一些打杂的活,正如我在高中一样(不过那时候也许连打杂都谈不上)。在这个平台中,我想细细品味,企图弥补一些高中时错过了的时光。

相信很多人眼中的大学是一个充满竞争的园地,尤其是看过《三个傻瓜大闹宝莱坞》之后会更加深信这一点,但是我却偏偏相反。很早我就有“人多的地方不要凑热闹”的观点,所以我喜欢做一些“小众”的事情。大学应当是一个努力学习的平台,我们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竞争。因此我放弃参加一切竞赛,未来的几年的大学我也会坚持这一点。当然,并不是我过于“清高”,鄙视竞赛,而是因为竞赛确确实实不适合我。最明显的一点是,竞赛题我总是做不来,在高中就已经是这样了。

不论我在哪里,我都会尽力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样就够了。作为一个数学系的数学,我整天捧着理论物理、量子力学这些物理书来看,因为这是我的兴趣,我从中获益良多。很多同学笑着问我当初为什么不报物理专业,其实如果这样的话我就成为了一个整天捧着数学书的物理系学生了,也没有什么区别。总而言之,能够选择的话,当然是做我喜欢的啦。就算没有选择,也要尽量往其靠近,这不仅是学习,而是一种生活的信念。

上了大学,已经有四五个月没有接触到了天文,但是当我再接触到《天文爱好者》时,我却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人家说夫妻俩“小别胜新婚”,我对天文竟然也会有如此相似的感觉。也许,一个数学系的学生,以后将从事着天文的职业,这显然是一件有趣的事情。高中时让我非常难忘的就是天文奥赛的经历,在这之中我首次接触到了各地的天文爱好者,与他们共同交流、学习,并让我接触到了最前沿的科学。其实,在那有趣滑稽的氛围之中,那已经毫无竞赛的感觉的,仅仅是一场场联谊会而已,也只有这样的比赛,才能让我乐在其中。大学,我依然坚持对天文的爱。可以的话,我会组建华师天文社。

叨叨唠唠说了上千字,说的很含糊,很多只是心中的感想,感觉这是比流水账还不像样的文章。不过,我还是愿意将它称之为流水账,毕竟,时间真的如流水一般,涓涓前流,当你用心倾听时,它就有声有息地歌唱一般;当你稍不用心,它就无声无息地流走了。记录这点点滴滴,不正是记一笔“流水账”吗?


转载到请包括本文地址:http://kexue.fm/archives/1894/

如果您觉得本文还不错,欢迎点击下面的按钮对博主进行打赏。打赏并非要从中获得收益,而是希望知道科学空间获得了多少读者的真心关注。当然,如果你无视它,也不会影响你的阅读。再次表示欢迎和感谢!